????两天时间,一晃便过。

????山脚下的人,来了又走,走了又来。

????他们嘴上骂的欢,身体比谁都诚实。

????寂然与严长冠,一直待着没走。

????虽然,他们与武协暗中联合,同为一体。

????但也不愿意,因此而错过这种好机会。

????尽管,不在山中。

????但,有的听,总比没的听好。

????到了他们这般境界,寻常讲经,已经不能让他们有什么感悟。

????但陈阳讲经,不同。

????让他们,有耳目一新的感觉。

????很奇妙。

????明明只是照着经书一字一句的念,却能从这声音里,听出他所要传递表达的信息。

????“大道至简,返璞归真…”

????严长冠盘膝坐在山下,若有所思。

????黑夜降临。

????当太阳再一次升起,便是江南第一场道场分配的日子。

????韩木林早在第一天就离开。

????他们可以待在这里,韩木林不能。

????道场分配在即,他岂能待在对手的山下,像一条舔狗似的?

????况且,门派内许多事情,都在等着他。

????山顶。

????短短五千字的道德经,他念了一遍又一遍。

????他可以清楚的感觉到,有一股温热的暖意,自心间流淌。

????这是两天来,他所收到的信仰之力。

????几乎全部来自于这两千多人。

????而就是这两千多人的信仰,却堪比数十万人。

????皆因为他们是修士。

????修士的信仰,比普通人的信仰,要更加珍贵。

????“似乎,可以施展圣人之光。”

????但信仰还是太少了,即使施展,也起不了什么大作用。

????信仰是一个非常缥缈玄乎的东西,不可量化,只可意会。

????陈阳内心自有观感。

????时光匆匆。

????转眼。

????已是天明。

????一辆辆车,此刻,正从市区开来。

????车队途径陵山大桥,向着陵山而来。

????头车,后座上。

????韩木林闭目养神。

????后面的车队,便是今日前来为他武协站台造势的人。

????不论人数,亦或地位,与陈阳,都不可相比。

????但,亦不差太多。

????儒教大师,佛门**师,有五人。

????商贾巨富,可占江南省半壁江山。

????仙门、散修,同样不少。

????但比起陈阳,还是要差了那么一点。

????这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事实。

????陈阳的造势,太过轰动,场面过大,前来站台者,没有一个是籍籍无名之辈。

????随便挑出一人,都可镇一方。

????韩木林想要超过他,除非能够请来超过十名大宗师,还得请来一位能端的上台面的妖族。

????这显然不可能。

????陈阳的背后,有道门,佛门,散修,仙门,商贾家族,武夷山妖族。

????甚至,还有军方。

????根本无法相比。

????所以,韩木林也不奢求太多。

????他只希望,不要比陈阳差的太多就行。

????毕竟,最终还是要手底下见真章。

????他请来的人再多,若是输了,丢的脸也更大。

????今日一战,韩木林信心非常。

????车子过桥,接近陵山千米处,这段公路,被临时封锁。

????车队缓缓驶入,陵山已经近在咫尺。

????“这便是陵山?”

????“听闻陈真人开坛讲经,不知可有机会与他探讨一二。”

????后面的车上,几名**师,以及儒教的大师,望着晨曦下,宛如披上一层素衣的陵山。

????心头,对陈玄阳,充满了好奇。

????“此一战,必胜!”

????韩木林忽然睁开眼睛,说道。

????这一战,不仅仅是他们武协与道门的争夺。

????更是江南道场的第一场分配。

????双方各自拉来这么多的人站台,不论是谁,都输不起。

????山脚下,众人看见车子驶来,眯瞪的眼睛,也突然就清醒了。

????“终于要开始了。”

????“不知道陈玄阳要如何与武协定规则。”

????“武协请了很多人。”

????“不比陈玄阳请来的人少。”

????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。

????车子,最终停在山脚下。

????下一秒。

????数十辆车,几乎同一时间将车门拉开。

????韩木林走下,面朝陵山,抱拳高声道:“武协,前来应战,请陈真人下山,与我确定最后的道场分配规则!”

????上百人,一字排开,站在韩木林身后。

????寂然与严长冠等人,也走过来,汇入人群。

????而山脚下的这些人,则是感到一阵呼吸困难。

????这些修士,似乎是刻意释放的气势。

????此刻全部汇聚,给人非常大的压力。

????他们的确是故意为之。

????为首的三位**师,两位儒教大师,精气神合一,引导众修士,向着陵山施压。

????方圆数百米,但凡行过,皆会感到一股沉肩的压力。

????山顶。

????陈阳悠然睁开双眼。

????山下的声音,通过微风传入耳中,清晰可闻。

????他淡淡一笑,放下了手中的木锤,看着面前的众人。

????两天来,林语、白徐子,双双跨过七窍的关卡。

????陈无我等人,虽然没有突破,但已近在咫尺。

????那一层窗户纸,只要破了,立时就能跃过龙门。

????他站起身来,轻声道:“醒来。”

????这两个字,仿佛有着某种奇特的魔力。

????众人恍然一惊,旋即便是醒过神来。

????对于这些普通人而言,这一次听经讲道,如同大梦一场。

????置身于另一个陌生,却又令他们心神向往的世界。

????他们对于自己,对于人生,对于一切,都有了一个全新的理解。

????似乎更为豁达了。

????而对于这些修士们而言,这一场开坛讲经,可谓收获颇丰。

????除了楼观台的一众道士外,其他人,无一不是面露惊奇之色。

????就是明一等人,也感到不可思议之非常。

????“讲经已结束,诸位施主可下山。”这话,是对那些普通人说的。

????他们站起来,虽然两天不吃不喝,身上竟然感觉不到半点的虚弱。

????相反,精力充沛,整个人都是精神奕奕。

????他们走后。

????陈阳道:“诸位,请随我一同下山。”

????他负手而行,向着山下,不疾不徐,一步一步的走去。

????当他们来到山下,那群普通人已经离去。

????远远地,陈阳便是感受到一股若有若无的压力。

????他眉目一挑:“示威?”

????云霄等人也是察觉到这股气势,蹙眉道:“欺我道门无人?”

????他刚要组织众人,陈阳道:“无妨。”

????他大步走去,顿时,这一片山林的灵气,随之调动,全部汇聚在他的身上。

????他此刻控制着整座道场。

????一个人,就是一座道场。

????他一步步走来,这股气势,也愈发壮大。

????韩木林一方的气势,被轻松抵了回去,并且反将其死死压制。

????五位大宗师级别的高僧与儒教大师,脸色微微一变。

????他们眼中,这年轻的小道士,身上竟是携有一股不可挡之势。

????即使合他们上百人之力,竟然也无法相抗衡。

????相距二十米。

????陈阳还在不断缩短距离。

????每走一步,众人便是感到一股莫名的压力,又重了几分。

????当距离缩短至五米,韩木林等人只觉,呼吸都是有些困难。

????“陈真人好手段!”

????一名**师双手合十,主动的撤去了这股气势。

????陈阳一笑,也撤去道场的气势:“彼此彼此。”

????五人不再言语,退到了韩木林的身后。

????云霄见陈阳一个人,就将对方压制,不由面露得意之色。

????你们人再多又如何?

????我道门一个人,就可以横推你们。

????双方以陵山为界,泾渭分明。

????陵山之内为道门,陵山之外是武协。

????韩木林道:“陈真人,你可确定,三局两胜,皆由你一人出面?”

????此话一出,莫说武协这一方,就是陈阳身后众人,也是惊讶不已。

????“他可真是自信,三场都自己上?”

????“他这是完全不把武协放在眼里。”

????“事实上,如果他能连胜,只需要打两场。”

????“你在说什么梦话?连胜?可能吗?”

????有人笑他自大,有人怒他嚣张。

????云霄几人,心里固然是有些不满的。

????这么重要的大事,陈阳也没有和他们商量过。

????但此时话都放了出去,也无法更改。

????只能听天由命。

????还能说什么?

????道场都是陈阳的。

????谁能指手画脚?

????何况,这小子能把一部常人听来枯燥乏味的《道德经》,都念得这么好听,这么有代入感。

????没看见楼观台这样地位超然的存在,都把道观关了,特地举家跑过来听经吗?

????就算没了道场,对他有什么影响?

????想到这些,他们忽然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。

????“确定。”陈阳点头,向他身后看去:“请武协三人登场吧。”

????众人各自退开,留出一片空间,大约五十米大小,供他们交手。

????韩木林点点头,喊出一个名字:“秦秋!”

????一名四十岁左右的男子,从人群中走出。

????他叫秦秋,阳湖派大弟子。

????在阳湖派,地位超然。

????且,他早已七窍全开,踏入无垢。

????这些年来,一直筹备筑基的事宜。

????筑基,急不来。

????必须要让自己的状态,保持在最巅峰。

????而现在,就是他的巅峰。

????距离筑基,咫尺之距。

????若不全力准备,便是会出现许晨光那种,两次筑基都失败的情况。

????不过,就算所有地方都准备好了,也依旧会有失败的可能。

????“劳烦严会长与寂然会长。”韩木林道。

????二人点点头,走了出来。

????今日是道门与武协交手,他们二人,便是充当裁判的角色。

????不管他们是否暗中联合,但此时此刻,他们必然是公正的。

????这一点,道门也没有任何的担心。

????“二位。”严长冠道:“三局两胜,对战之中,若有一方认输,另一方不得再出手,否则视作无效。”

????“另,切磋而已,点到为止。”

????他刚说完,秦秋淡淡道:“他若认输,我自然点到为止。”

????陈阳抬眼,说道:“那就,不论生死。”

????严长冠与寂然一副淡然表情。

????显然也是见怪不怪。

????每逢道场重新分配,总会死人。

????这是不可避免的。

????倒不是故意奔着杀人去的。

????而是,同样境界下,双方都不肯认输。

????这种情况下,只有一方彻底的倒下,才能算作赢。

????这种时候,是最容易出意外的。

????所以,这种切磋,表面是切磋,本质上就是生死战。

????参与者,早已接受可能发生的一切意外。

????“阳湖派能拿得出手的,只有一个秦秋。”云霄凝声道:“但就算只有一个秦秋,也不好应付。”

????当日阳湖派与陈阳交手的,乃是朱敏,同样是七窍修士。

????但与秦秋相比,差距甚大。

????金圆扫了一眼,目光在其中几人身上掠过,心下不禁一沉:“陵山武协能拿出手的门派不多,但陵山之外,却有不少。”

????“这一战,必须赢!”韩木林郑重嘱托。

????秦秋点头:“师傅放心,有我秦秋,武协不会输。除非,我死!”

????他语气很平淡,仿佛生死不值一提。

????他走入场中,看向陈阳。

????后者,也步入场中。

????刘元基拉住他,小声道:“你要是打不过,就赶紧认输,认输没什么丢人的,反正就一座道场,你能建一个,还怕建不了第二个?大不了到时候我借你点钱。”

????他一开口,旁边的道门弟子,都怒视他。

????这混蛋东西。

????还没开始打,就已经开始考虑陈阳输了之后的事情。

????你特么到底是哪一帮的?

????陈阳甩开他的胳膊:“今天,凡山道场,就是我道门的。”

????言毕,入场。

????四周声音渐弱,众人安静,全部看着两人。

????三局两胜。

????这一局,陈阳若是输了,那么,陵山道场,几乎不可能守得住。

????而若武协输,武协却还有机会扳回胜局。

????毕竟,武协有三人。

????而陈阳,只有他自己。

????“开始。”

????严长冠说道。

????“唰!”

????一道剑光骤然刺来。

????速度很快。

????剑光冰寒。

????连一声招呼也不打。

????陈阳稍显的有些慌乱,避开这一剑,连退开几步。

????他差点忘记,这不是普通的切磋,而是你死我活,我死你活的道场争夺。

????这里没有规则。

????唯一的规则,就是不顾一切的赢下来。

????看见陈阳慌措的步伐,武协众人嘴角多了一抹笑容。

????“嗡!”

????稳住身形,陈阳拔剑。

????面对冷漠像杀手般,出剑凌厉不留情的秦秋,陈阳一剑迎上。

????铿锵声下,巨大的力量让两人虎口都是一震。

????秦秋面无表情,继续杀上来。

????他是武修,主修拳脚刀枪剑戟。

????术法,他懂,但涉略不深。

????也因此,他更懂一个道理。

????绝对不能给陈阳机会,容他施展道法。

????否则,这一战,自己就输了。

????他一剑直刺,见陈阳与他拼剑,近身时身形忽然一转,剑口陡然调转,朝着陈阳脚下扎去。

????双手放开,紧握拳头,一拳砸向陈阳胸前,一拳砸向他的脑袋。

????两拳来势凶猛,拳风摩擦空气,有刺耳的声音响起。

????他突然弃剑换拳,陈阳意外,却不乱。

????“阳湖拳?”

????陈阳自语一句,手掌也是松开了骨剑。

????后腰微微向后弓起,一手探抓拦住胸前的拳头,一手上抬截住直奔面门的拳头。

????“啪啪!”两声,便是轻松的将这两拳给拍打了开。

????秦秋噔噔噔后退几步,没退一步,脚下地面都崩碎。

????他冷静的脸庞,此刻浮现出一抹不可思议。

????“阳湖拳!”

????他感受的分明。

????陈阳方才那一刻,所使出的,正是阳湖拳!

????而且,是真真正正的正宗的阳湖拳!

????刚刚那近身短打,是他们阳湖派拳法的精髓,没有几十年的底子,绝对不可能使得如此得心应手。

????而想要练成,必然要有师傅悉心教导。

????否则自己练,容易练岔了路数。

????这怎么可能?

????他一个道士,竟然懂我阳湖拳的拳法?

????韩木林等人拧眉,秦秋看得出来,他们自然也看出来了。

????“阳湖拳有几分形似,但想用阳湖拳,击败我阳湖派的大弟子,未免痴人说梦!”

????韩木林轻哼。

????秦秋弃剑使拳,是有其原因。

????而陈阳也弃剑换拳,明显是打算用他们最场上的本领,击败他们。

????陈阳后背弓起,身子略显低矮,摆出一个小拳架,对他勾手:“来。”

????秦秋摆出相同的拳架子,与他步步逼近。

????两人双目对视,眼神稍有变化,便可察觉。

????陈阳的目的很简单,就如韩木林所想。

????用他们最引以为傲的阳湖拳,将之击溃,让他们体会到武协与道门的巨大差距。

????让他们明白,不管对手是谁,不管你们有多少手段,在我面前,都不可敌。

????“踏!”

????秦秋脚掌踏地,拧出一个漩涡,声势浩大,身子斜着冲出。

????脚下所踩,地面崩裂,一身练功服有真气鼓荡,坚硬如铁,猎猎作响。

????拳脚修行到极致,一样可开碑裂石,杀伤力极大。

????两人迅速纠缠在一起,使得都是阳湖拳。

????他们出拳速度极快,叶秋舫等人只能看见两个人不断的在移动着,拳脚都好似残影一般。

????“嘭!”

????秦秋鞭腿扫过一块巨石,巨石立刻化作了齑粉。

????“嘭!”

????陈阳一拳将他砸飞,秦秋的身体拦腰砸在一颗需两人环抱的大树,大树竟是被他身体直接砸的从根部断裂。

????而秦秋却是从地上立刻爬起来,像一个没事人,继续冲上去。

????修到他这般地步,虽不敢说一身如冰肌玉骨,但寻常万物已难以伤害。

????“这就是修士吗?”叶秋舫俏脸微微泛白。

????即使已经见过陈阳在陵山湖迎战八方。

????但也不如此刻。

????这般拳拳到肉,且两个人,就几乎将方圆百米的环境破坏的不成样子,实在是太过震撼。

????一个修士道:“武协主修拳脚,破坏力有限。若是道门佛门相斗,莫说这点地方,恐怕就是一座山,也能毁掉。”

????“嘭!”

????秦秋再一次被陈阳轰出十数米,连续撞断了三棵大树。

????他站起来,七窍皆有鲜血溢出。

????韩木林脸色冷沉,身后众人,同样表情严肃。

????就连秦秋,都不能在他手里占到便宜。

????“认输吧。”陈阳轻声道。

????秦秋不理会。

????哪怕他不如陈阳,也绝不能认输。

????他再次冲上来,身在半空抬膝,撞向陈阳。

????陈阳不躲不避,直接迎上,小腿如鞭抽打在秦秋右腿,继而右手猛地一摆,“嘭”的一声音爆响起,宛如炸雷一般。

????右手背狠狠砸在秦秋的肩头。

????这正是阳湖拳的麒麟锤。

????秦秋被这一砸,身子从半空,以一种势大力沉之势直接坠入地面。

????若是秦秋与他玩剑法,或许还能多耗一段时间。

????奈何他偏要比拼拳法。

????论拳法,陈阳可谓集百家拳所长。

????武协对上他,主动讨不到什么好果子吃。

????“唰!”

????陈阳拔出骨剑,抵住还要爬起来的秦秋额头,冷冷道:“不认输,就死。”

????……

????(两更12000字,今天状态不对,求下月票,明天起早点写)